广东26选5走势图连线
當前位置:漯河統戰網統--漯河戰線網上家園 -> 學習園地 -> 資料匯編 -> 史海鉤沉 > 正文

解密:西安事變后,國共兩黨艱難談判內幕

2018-12-12 23:24:20作者: 瀏覽:777我要評論(0)
字號:T|T


編者按

今天(12月12日),是西安事變爆發82周年紀念日。西安事變,又稱“雙十二事變”。1936年12月12日,為了勸諫蔣介石改變“攘外必先安內”的既定國策,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發動兵諫,扣留了蔣介石,時稱“西安兵諫”。在中共中央和周恩來同志的主導下,西安事變最終以蔣介石接受“停止內戰,聯共抗日”的主張而和平解決,促成了第二次國共合作,成為國內戰爭走向抗日民族戰爭的轉折點。


“團結報團結網”推出此文,帶大家了解西安事變后國共兩黨的艱難談判內幕。

事變背景

1935年11月中國國民黨五大之后,其對外政策開始趨于強硬。中央紅軍撤退到陜北,中央軍勢力進入西南、西北地區,蔣介石此時對統一信心滿滿。從1936年開始,國共兩黨就開始了秘密談判,但是一直未有實質進展。1936年雖然中日間未曾發生什么沖突,但是國內并不太平。就在國民政府的建設事業取得重大成就的時候,遠在西北的東北軍開始和中共及紅軍秘密接觸,并逐漸建立友好關系,三位一體的軍政格局萌芽出現,楊虎城及其第十七路軍更是早就與中共取得聯系,西北的局勢對國民政府來說越來越不利。


1936年6月至9月的兩廣事變搞得蔣介石焦頭爛額。兩廣事變剛剛平息,綏遠戰事又起,就在這個時候,中共方面的寧夏戰役失敗,無奈之下西路軍只得在無援助的情況下向西進軍。1936年12月,就在一切看似都平息了的時候,西安事變爆發,蔣介石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無論西安事變的爆發原因如何,對于國共兩黨的關系來說,此事變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


西安事變舊址 張學良公館


在西安事變解決的過程中,中共方面在其中進行斡旋,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共對蔣的態度也發生了重大變化。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西北的政治、軍事形勢并不樂觀,中央軍幾十個師分成四個集團軍,對紅軍、東北軍、第十七路軍形成圍攻之勢。此時張學良身陷囹圄,楊虎城在西安無法完全指揮東北軍,東北軍高級將領王以哲、何柱國、于學忠等人也是舉棋不定。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為了自身發展考慮、為了抗日救國大業,決定和平解決陜甘善后問題,向國民黨做出適當妥協。


從1937年1月開始,中共和國民黨方面進行了長達半年多的談判,曲折艱難,直到抗戰全面爆發,兩黨談判才取得實質性成果。到了1937年9月,國共第二次合作才正式形成。這個漫長的談判過程,對于兩黨的政治智慧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19371月,中共向國民黨做出讓步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陜甘地區在短時間內維持了三位一體的軍政格局。此時中共和楊虎城以及東北軍已經公開接觸,南京方面對于此種局面無法容忍。早在西安事變發生之時,中央軍樊崧甫部便搶先占據了潼關,此后便牢牢控制著這個戰略要地。


1937年1月,南京國民政府發布《整理陜甘軍事辦法》,此后中央軍四個集團軍大軍壓向西安。面對嚴峻的軍事形勢,西安方面開始與南京方面展開政治談判。蔣介石的態度十分強硬,盡管他會不時釋放一些友好信號,但是總的來說,蔣介石對三位一體的局面是萬萬不能容忍的,他堅決扣留張學良,不許其回到東北軍中。與此同時,他還對楊虎城施展多種手段,分化第十七路軍,分化東北軍。


中共方面在1937年1月也與國民黨保持著接觸,希望能夠和平解決陜甘善后問題。中共希望能夠盡量維持三位一體的局面,但形勢急轉直下,西路軍慘敗的消息傳來。東北軍高層也越來越趨于向蔣妥協,楊虎城騎虎難下。恰恰在這個時候,共產國際1月20日對中共的重要指示在1月22日(另說在1月23日)傳來,中共中央在1月24日召開專門會議對此進行討論。該指示主要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一是批評了此前中共中央對蔣介石及南京國民政府的政策,二是建議中共中央在爭取同南京和解的基礎上解決一切問題。該指示的核心思想是要求中共立即把黨的主要任務放到爭取切實停止內戰,爭取南京政府共同抗日的方面來。


西安事變前蔣介石會議訓話


此次共產國際對中共中央的指示,相比于上一次1936年8月的指示來說,要求更加明確,中共方面已經沒什么爭辯的余地了。此時無論是從共產國際的指示來看,還是從現實的政治、軍事形勢來看,中共都很難繼續維持三位一體的局面。因此在1937年1月27日晚,中共中央正式做出決定:對南京方面作出讓步。這天晚上,毛澤東、朱德等人致電黨的主要領導同志稱:“(甲)無論從那一面來說,主要的從政治方面說,均應對南京讓步。(乙)全力說服左派實行撤兵。(丙)十五軍團亦準備撤退。(丁)和平解決后三方面團結一致亦不怕可能發生的新的戰爭。”


中共開始與國民黨全面談判

西安事變后陜甘混亂的局面在1937年2月宣告結束,最終,三位一體格局被蔣瓦解;楊虎城主動辭職,準備出國考察;東北軍被東調豫皖,接受中央整編。此一結果,縱然是中共方面不愿意看到的,但事實上中共對于西安事變善后問題的和平解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1937年1月27日,中共中央決定對蔣讓步,全力說服楊虎城和東北軍將領撤兵。蔣介石當然知道中共在其中發揮的作用,但是他卻仍然對中共充滿了猜忌,對中共的態度未能有根本性轉變。1月30日,顧祝同和周恩來在西安會談,蔣介石便指示顧說:“對恩來除多說舊感情話以外,可以派親信者間接問其就撫后之最低限度之方式,與切實統一之辦法如何,我方最要注意之點,不在形式之統一,而在精神之統一。一國之中,絕不能有性質與精神不同之軍隊也。簡言之,要其共同實行三民主義,不做赤化宣傳工作。如此點同意,則其他當易商量。”


此后,國民黨方面代表張沖在西安與周恩來進行了幾次談判。2月21日,中國國民黨五屆三中全會閉幕,大會通過了《關于根絕赤禍之決議案》,正式提出要徹底取消紅軍與蘇維埃政府,根本停止赤化宣傳,根本停止階級斗爭。中共方面則表示,可以服從三民主義,但絕不能放棄共產主義;可以承認國民黨在全國的統治地位,但取消共產黨絕不可能。關于紅軍人數問題,可以讓步至6-7萬,編制為4個師,每個師1.5萬人。此時蔣介石則同意紅軍人數可為3個師9個團,與中共之要求差異較大。


西安事變紀念館內,塑像還原西安事變國共談判場景


1937年3月1日,中共中央電告周恩來:“紅軍編五萬人,軍餉按照國軍待遇,臨時費五十萬,此為最后讓步限度。”在這天的談判中,南京方面的代表張沖、顧祝同表示同意先接濟中共30萬元。關于改編后的紅軍人數問題,雙方未能談妥。3日,蔣介石只同意改編后的紅軍人數為3個師9個團。張沖和顧祝同則向周恩來表示同意將紅軍改編為4個師12個團,但是南京蔣介石則堅決不許。


面對此種復雜情況,中共中央決定派遣周恩來去與蔣介石面談。在經過一番周折之后,周恩來終于在1937年3月26日于杭州見到了蔣介石。周恩來代表中共中央表示:擁護蔣委員長及國民黨領導全民族的抗日,保證領土主權完整,達到民族獨立與解放。蔣介石這次倒是顯得很大度,他認為中共提出的條件都是小問題,最重要的是中共改正組織,決定政策,承認蔣介石是領導者。3月30日,周恩來回到延安,向中共中央匯報了談判結果,毛澤東等人表示滿意。進入4月份,噩耗傳來,西路軍在甘肅全軍覆沒。此時中共繼續與顧祝同就一些細節問題進行談判。


經過4月和5月的談判,國共兩黨的會談已經有了大致的結果,剩下的只是一些具體程序問題。中共方面堅持紅軍的改編必須經過以下程序:第一、確定共同綱領;第二、發表邊區政府及師長以上名義;第三、實行軍隊改編,中央釋放政治犯;第四、目前先由周恩來發表書面談話


周恩來上廬山,國共談判進入新階段

5月27日,周恩來抵達上海,6月4日經南京轉赴廬山,面見蔣介石。在周恩來上廬山之前,蔣介石就曾與張季鸞、張群、陳立夫等人商討過對共產黨的方針問題。周恩來上山之后,蔣提出的條件讓周恩來有些無法接受。雙方皆是早有準備,但是主動權畢竟在蔣介石那里。蔣要求紅軍3個師之上不能設立總部,毛澤東、朱德等人應離開軍隊。這種要求中共斷然不會同意,周恩來實在是無法理解,蔣介石為什么不許紅軍設立指揮部呢?此次會面之后,盡管在某些具體問題上,兩黨間還存在著一些小分歧,但是中共中央對于目前的進展還是比較滿意的。此時鑒于已經日益明朗化的形勢,中共中央決定7月底之前基本完成3個師,每師約1.5萬人的紅軍改編工作。7月7日,周恩來和博古、林伯渠一道準備上廬山再次和蔣介石面談。這一天恰好發生了盧溝橋事變,全面抗戰的大幕就此拉開。


蔣介石發表廬山談話


周恩來等人一直到了7月14日才來到廬山,參加蔣介石召開的談話會。然而此時蔣介石就紅軍改編問題仍然不可讓步,不同意中共軍隊設立總指揮部。中共方面則占據主動,值此抗日救亡之際,要求蔣介石同意發表中共宣言,發表陜甘寧邊區政府名義,劃定18個縣的疆界等,蔣未能答應。7月27日,華北形勢危急,蔣介石主動致電中共方面,表示將很快發表紅軍三個師的番號。7月31日,中央政府發表了八路軍三個師的番號,即第115、120、129師。此時雙方均不再糾結于是否在3個師之上設立指揮部的問題,蔣介石基本上默認了中共的條件。中共方面很快就開始集中軍隊,準備開拔。然而,中共在全國的合法性地位問題還沒有解決,國民黨方面此時仍沒有公布中共提交的宣言,這最后的一個步驟到底何時才能完成?


幾經波折國共談判成功
西安事變談判雙方與會人員

進入到8月份,形勢更不等人。8月9日,應蔣介石的邀請,中共中央派出朱德、周恩來、葉劍英等人前往南京,參加國民政府召開的國防會議。13日,淞滬會戰爆發,中日之間全面開戰。此時國共間的軍事合作已然成為事實,但是政治上還沒有達成一致。就宣言中的具體措辭問題,雙方仍然存在分歧。但隨著戰爭形勢越來越嚴峻,進入9月,國民黨方面一再催促中共盡快出兵。中共方面則希望蔣介石立即發表宣言,使中共取得合法地位。而國民黨及國民政府內部一些大員,此時開始站在中共一邊說話,這些人希望為抗戰大局考慮,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軍隊抗日。閻錫山當時就表示:“余觀察該路軍抗敵情緒茲為積極,當此用兵之際,其所請兩事應予照準。”國民黨方面開始做出讓步,同意照中共的意見重新修改宣言,同時發表蔣介石的談話。


9月22日,國民黨方面終于發表了中國共產黨提交的關于國共合作的宣言,次日蔣介石公開談話也承認中共存在的事實,接納中共加入到抗日陣營中。其實《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早在7月4日便已經出爐,7月15日中共把這份文件交付給國民黨,然而國民黨方面卻遲遲沒有將此文件公布,幾經波折后一直拖到了9月22日。在這份極其重要的文件中,中國共產黨公開表示中國共產黨愿意為三民主義的徹底實現而奮斗。由此國共第二次合作,經過了1936年的斷斷續續的秘密接觸和1937年半年多的全面談判,終于在1937年9月22日正式形成。這場馬拉松式的談判,對于雙方來說均耗費了不小的心血,最終的結果有利于中國的抗日。



作者:郭洋

來源:團結報團結網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宋慶齡:所有最好的,不過剛剛好 下一篇鄧小平、蔣經國在莫斯科中山大學..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間

相關閱讀: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登錄 (請登錄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熱點推薦

      企業服務

      推廣信息

      广东26选5走势图连线 pk10视频教程走势 幸运28稳赚短期计划 快三单双大小有规律吗 欧洲杯哪里可以投注 北京pk10赛车全天在线版 西红柿pk10计划最新版 看牌抢庄规则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 百赢棋牌炸金花作弊器 快3跨度技巧